笔者是由于意气风发种分享的心怀

2019-11-09 09:53 来源:未知

铝道网】开版语 一切源于一场对话。 在一个讲禅会上,偶遇一个企业家,他刚从MBA班下课,匆匆赶来。问他为什么来听禅,他想了想说:“我挣到靠前笔钱后,靠前件事想的就是给自己买个房子,也许这房子有很多问题,但我总要有住的地方啊。现在,我想给自己的心也置一处房子,不管这房子现在看起来有什么问题,但心总要有住的地方啊。” 是为开版语。 多年以后,曹德旺依然清晰记得孩提时在香案前磕下靠前个头的情景,母亲站在香案边,而家里,几乎空得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把人生获得的财富当做一种礼物,你会变得很淡定,不那么浮躁。”如今已是中国首善的曹德旺坐在《中国经营报》记者对面,神态安详得如同邻家的长辈,娓娓讲述自己坎坷而丰富的过往。 冬日的福清,温暖如春。 穷的“馈赠” 凌晨3点,曹德旺从床上爬起来,用自行车驮着一筐水果,到80里外的福清县城,买了镇上没有的水果,再骑回高山镇卖。一天,他可以赚两块钱。 那一年他14岁。 此前5年,曹德旺度过了自己的小学生涯。家里穷,没办法再供他读下去,他只好辍学。 回想那段岁月,曹说:“少小的贫穷,对我的人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年少时的贫穷没有让我觉得日子很苦,那时我可以吃很多苦,也能苦中作乐。贫苦对意志也是一种磨炼,吃过苦后,现在做什么事都比那个时候舒服。现在作为富人,我更深刻感受到阳光空气时间,以及绿草和鲜花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其实曹家几代经商,曹的曾祖父曾富极一时。而到了他爷爷一辈,逐渐破落。后来,曹德旺的父亲和舅公又重新将事业做起来,曹的父亲曹河仁曾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因时局动荡,举家迁回老家福建。因运输家产的船沉没,曹家瞬间一贫如洗。 这样的家世背景,让曹德旺建立起自己的财富观:“对财富要看得开,我的祖上,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辉煌破落我们都经历过。即便是解放前的四大家族,那么显赫,今天也逐渐沉寂。明白了这些,你就会感叹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 基于这种财富观,曹德旺对孩子的培养也是如此,他从小就告诉孩子,钞票花花绿绿的,可以用它做事,但也不能把它看得太重。同时,曹德旺坚信吃苦的经历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如今已经接班的大儿子曹晖,自十多年前进入福耀集团后,从底层的车间做起,与工人同吃同住。 沉浮洗练的人生,也让曹德旺能够以豁达的心态看待财富,享受生命。“其实,我的生活并不简朴,住着别墅,请了厨师和管家。而对于慈善事业,我会在保证两个前提下去做,首先确保公司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其次要保证家人有一个不错的生活水平。” “给”的原则 曹德旺会给人讲起一个自己家族的故事。 “一次,有陌生人向曹德旺的父亲借钱,曹父问自己的舅公要不要借。舅公正抽烟,并未马上回应,抽完烟后他说,钱借给人家就等于丢了,什么时候还给你,就是捡了。你先掂量一下,是否丢得起,丢得起就借,那就不要在乎人家是否还得起。” 这个故事深深影响了曹德旺的慈善观,他认为,这是佛学中“持戒”的道理。 1984年6月的一天,曹德旺的小学老师来找他,想让他捐助更换校的课桌。那时,曹经营的高山异形玻璃厂虽然已经度过亏损阶段,但还未开始赚钱。可曹还是拿出了2000元。 那是曹德旺的靠前笔捐赠,曹也正是从那里起步,一直走到了中国慈善榜的较顶端。 难能可贵的是,曹德旺还要确保他捐的钱是干净的。 曹德旺的福耀集团从来不给官员送礼,他说:“我与官员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有时也会在一起吃饭喝酒。但我不会开口去求他们,多年前,中国政府允许中国企业合资买进口汽车,而要买进口汽车需要海关审批。那时我几乎每周都会和海关关长吃几次饭。而我的汽车牌照一直是绿牌照,没有黑色的。人情在,但我不欠这个人情。”这样的做事风格,当然会让曹在生意上有不小的损失,但他认为,“反正我只做汽车玻璃,凭智慧赚钱。如果我要做房地产业,可能会比很多企业都做得成功。但是我就像一个渔夫,一网鱼中,我只要带鱼,其他的让别人去得吧。如果心里能有这样有舍有得的心态,赚钱后也安心。而官员也同样,你不屈尊于他们,他们更会在心里尊重你。” 对自己的员工,曹德旺毫不吝啬。2007年在福耀的北京公司,有一名实习生得了白血病,曹德旺个人为他支付了100多万元的医药费。“我跟下面总公司经理说,你发现公司员工有重大困难,不要请示。需要解决,就帮他解决。不能把员工推到社会上去,当然需要救助的事情也不会天天发生,一年有几百万上千万元就解决了,这些钱我们还是能承担得起的。”曹德旺告诉记者,只有员工在乎你,企业才会有前途。 有一个记忆片断一直让记者记忆深刻,在2007年福耀集团的一次大型晚会前半个小时,曹德旺像往常一样在厂区踱步,正好碰到一群化好妆准备演出的小员工们,结果这些孩子如粉丝见到明星一样尖叫,一窝蜂冲上去抓住他合影。也许,那是让曹德旺较为满足的一刻。 “信”的坚持 有人把曹德旺称作“佛商”,遵循佛学教义的某些精神,的确是曹德旺工作和生活的准则。 在记者面前,曹德旺较常提到的是佛教的“六度”:“六度包含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如果都能做到,一个人就好比获得了行动指南,任何事情都能做好。六度的靠前度是布施,而布施其实涵盖了六度中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其他五度。布施包含财施、法施、无畏施。财施中,小至一毫一厘,大至百万千万元,都是财施,根据你的能力大小去做;法施,是为别人施予智慧、能力和办法,如果你没有金钱去帮助别人,可以一起去想办法;第三是无畏施,如果一个人不怕牺牲,不畏难,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能为别人做的呢?” “佛不在意你送什么给他,佛也不会和你做交易。佛不需要你的什么,但是你需要找到方向,提高境界,因此你才会对佛朝拜,求他给你智慧。”曹德旺说这些时的神态,专注而满足。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行是一条路,而路的尽头就是智慧。

作者:厉林2270次浏览

持戒行商30载,布施散财60亿。头顶“玻璃大王”、“慈善大王”两个光环的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董事长、中国首善曹德旺把人生当作一场修行,始终追求人格的完美,“人生借由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步骤,最后达到般若(智慧),完成人生的轮回。”

曹德旺希望崇思寺能为当地造福。在曹德旺看来,生活中的一切皆是佛理:做善事是布施;规范经营企业是持戒;忽略掉社会上一些因不理解他的言行而出现的负面声音甚至诽谤是忍辱;不断摸索使事业进步的方法是精进;追求人格完美以达般若波罗。

捐60亿是小善  为正是大善

布施有财施、法施和无畏施。在曹德旺看来,财施仅是小善。

曹德旺的第一次捐赠是在1983年。当时他刚刚承包高山玻璃厂,还没赚到钱时,就应其小学老师的请求拿出2000块钱为母校添制了新课桌。从那次开始,他的善举就没有间断过,至今,曹德旺的捐赠已经累计超过60亿元。在中国慈善排行榜上,曹德旺在2010、2011两个年度身居榜首,并蝉联“中国首善”称号。

“捐款,我是出于一种共享的心态”。对于其每一次慷慨解囊或解危救急,曹德旺往往表现出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淡然,他很少主动去渲染他的义举给获助对象带来的改变。曹德旺认为慈善是财富第三次分配、调节两极分化、促进社会和谐的关键工具,“我希望带个头,引起企业家重视慈善事业,因为中国的事情应该由自己人来完成。”

然而,曹德旺又绝不是一个不计成本滥施善心的“老好人”。他特别注重调研,所参与的大部分慈善捐助工程,都亲自安排工程施工队,并时时现场监督工程项目的进展,以便将每一分钱落到实处,让他的捐助款尽可能地发挥出最大效果。

在捐助西南五省抗旱项目上,他要求实施方中国扶贫基金会半年内必须将2亿元善款发放到近10万农户手中,差错率不得超过1%,管理费不超过3%。这份被媒体誉为“史上最苛刻的捐款”的捐赠合同,给曹德旺打上了“既慷慨,又抠门”的慈善家标签。

最终,中国扶贫基金会顺利地完成了项目实施,树立了基金会的品牌,同时也为中国公益慈善界提供了一个超脱固定思维模式,求新求变,提高运转效率的经典案例。

“对有能量的人抠门,也是一种英雄本色”。曹德旺对扶贫基金会的“苛刻”不仅是为了让慈善更有效,同时,也是借此推动公益组织更加专业化。“关于基金会的管理费,我现在认为最重要的是花钱要透明,在这个前提下,合理就行,不管是3%还是10%,能经得起检验就好!”曹德旺认为,在公益慈善领域引入市场手段,让管理费比例在“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达到动态平衡。

对曹德旺而言,捐款再多也是小善,为正才是大善,福耀玻璃养活着1万5千人,上下游产业链加起来十几万人,即是“大善”。

正因如此,他捐出自己家族所持福耀集团3亿股股票(当时股价约合人民币35.49亿元),捐资成立河仁基金会,其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和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变革,藉此探索现代慈善的新思路和新方法。曹德旺说:“股捐是非常好的方式,既能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营,又能为慈善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资金,这是政府应该支持和鼓励的。成立河仁基金会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发展和创新慈善制度,定位就是要做民间的慈善智库。”

持戒行商  践行佛理

“市场经济就是条约经济,条约就是要讲求公正与公开。信息公开,是公正和建立信任的基本前提”,言及30多年的从商感悟,曹德旺最看重的是规范经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澳门太阳娱乐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笔者是由于意气风发种分享的心怀